美国货币政策何处去?鲍威尔的降息解释令人浮想联翩

稿源: 中医问知(mrkbao.com) 编辑: 时间:2020-05-16

导读:本文是由网友投稿,经过发布关于'美国货币政策何处去?鲍威尔的降息解释令人浮想联翩'的内容

【美国货币政策何处去?鲍威尔的降息解释令人浮想联翩】尽管鲍威尔一再表明此次降息是“经济周期中期调整”,美联储围绕实现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的目标制定政策,不会因政治压力或“为证明自身独立性”而调整政策,但鉴于一个多月前白宫对美联储的威胁,世人不禁产生种种联想。(上海证券报)

  尽管鲍威尔一再表明此次降息是“经济周期中期调整”,美联储围绕实现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的目标制定政策,不会因政治压力或“为证明自身独立性”而调整政策,但鉴于一个多月前白宫对美联储的威胁,世人不禁产生种种联想。

  美联储稍早前的会议公告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国会听证,发出了近4年来难得的鸽派声音,几乎直白地告诉市场,美联储准备降息了。果然,8月1日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鉴于自6月以来收集到喜忧参半的数据,这次降息是出于提升通胀、防止经济潜在的下行风险扩大,是“经济周期中期调整”。各方舆论的解读则认为这暗示美联储并不肯定会否在今年晚些时候进一步降息。

  一个多月前,美国媒体曝秘闻,白宫认真考虑过美联储主席是否该换人。如此直白向美联储施压,还是令市场震惊。须知,这挑战的可是发达国家近40多年来达成的经济共识——央行的独立性。

  二战以后,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被广泛接受,特别是通过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宏观调控,深得西方各国政府的欢心。西方国家的政府周期性地面临选举压力,各党派、各候选人都有意愿通过刺激性经济政策增加就业,树立政绩,争取选票。但长期使用宏观调控政策的后果代价也逐渐显现:刺激政策需不断加码,最终在适应性预期和挤出效应的作用下失去效果;政府赤字不断增加,货币贬值,通胀高企。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发达国家相继进入通胀高达两位数、经济却停滞不涨的“滞涨”阶段。伴随对“滞涨”的反思,对一战以后德国超级通胀的痛苦记忆,社会普遍认识到,不能再放任政治周期性地影响货币政策了。央行的独立性应运而生。发达国家不断从制度上切断政府和央行的联系,央行被赋予独立决定货币政策的权力。在决定货币政策时,央行只应该考虑经济状况,特别是通胀。货币政策的多重目标中,稳定币值被置于更重要的位置,成为货币政策最重要的出发点。

  从制度安排上看,美联储的独立性可能不如欧洲同行,但美联储直接向国会负责,甚至在某些方面拥有不受国会约束的自由裁量权。美联储理事会理事的任期为14年,远远长于总统任期,白宫很难通过人事任免来影响美联储的货币决策。

  上世纪70年代末,为了应对滞涨,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保罗·沃尔克不顾任命其为美联储主席的卡特总统意见,将基准利率提高至20%左右。通胀应声而落,但代价不菲,经济陷入衰退,失业率翻番,卡特总统在连任竞选中落败。然而,这次铁腕加息,却成了美国经济走出“滞涨”泥淖的起点,为里根的改革创造了条件。因此,虽然短期内有人把经济衰退称为沃尔克衰退,但时至今日,美联储和沃尔克本人都获得了充分的肯定。此后,格林斯潘再次拒绝老布什总统的加息要求,导致其竞选失败。即便如此,在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三位总统的任上,为避免舆论压力,也几乎从未在公开场合向美联储施压,也未有新闻披露他们有此倾向。

编辑:

本文网址:http://mrkbao.com/zywz/1936.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每日健康报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每日健康报的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