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野生黑枸杞遭疯狂采摘采摘者一天收入千元

稿源: 中医问知(mrkbao.com) 编辑: 时间:2020-05-26

导读:本文是由网友投稿,经过发布关于'青海野生黑枸杞遭疯狂采摘采摘者一天收入千元'的内容

  黑枸杞

  央广网格尔木9月22日消息(记者葛修远)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位于柴达木盆地的格尔木市,是青海野生黑枸杞的主要产地,因为黑枸杞具有的抗氧化等功效,近年来逐渐为人们追捧,然而其高昂的价格也一度令很多人进行了破坏性的疯狂采摘。

  疯狂采摘让采摘地的一些植株不再挂果,牧民因此蒙受损失,一些枸杞贩子也因此吃了大亏。即便如此,黑枸杞的采摘依然在持续。因为现行的法律当中,没有对野生植物果实保护的相关规定,对黑枸杞的保护也陷入了尴尬。

  采摘者与保护者之间的较量一直在持续着。高经济价值的野生植物保护之路将走向何方?

  从格尔木市区驱车向西大约十公里,水草逐渐茂盛起来。草原上看不到牛羊,放眼望去,都是戴着草帽弯腰在捡拾什么的人群。

  记者:你直接用手摘这个吗?这上面这么多刺不扎吗?

  采摘者: 嗯。扎,扎又怎么办?

  记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摘的?

  采摘者: 今天第一次摘。手摘得很疼。

  走近后记者发现,他们正在采摘一种长满刺儿的植物上的黑色野果,而这种体型和花椒差不多大小的野果就是黑枸杞。距离这片草原不远,同样是人头涌动,大批的工人正在加班加点采摘种植的枸杞,他们的报酬是每斤一元钱,熟练的工人每天采摘七、八十斤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操作简单。即便如此,每年都会有不少枸杞都因为人力不足而无法及时采摘,烂在枝头。

  仅格尔木消防部队近年来就抽调1000多人次帮助枸杞种植户进行采摘,但仍然杯水车薪。种植枸杞的采摘劳动力如此紧俏,为何还有很多人跑到草原上去寻找那花椒粒大小的野生黑枸杞?在距离格尔木市区不远的一处道路旁,停放了不少汽车和摩托车,黑枸的杞采摘者正在和收购者讨价还价。

  记者:今天刚摘的吗?

  采摘者:刚摘的。

  记者:咋卖的?

  采摘者:这个一斤他们给50块,我不想卖。

  记者:你不想卖吗?你卖多少?

  采摘者:60块。

  今年野生黑枸杞的市场价格大约在60到70元一斤,如果一个人一天能摘到8斤,一天的收入就在500元左右。2012年是黑枸杞最疯狂的一年,一斤鲜果收购价格达到了上百元,动作熟练的采摘者一天可以收入千元。巨大的利益使得一些采摘者不择手段的进行了破坏性采摘。在一个岔路口,记者遇上了刚刚返回的格尔木森林公安局的巡逻人员,他们手中拿着两把家庭常用的裁衣剪,正是因为采摘起来非常困难,很多人用上了剪刀等工具。

  记者:这是您刚才进去没收的?

  林业公安人员:过去一见有的把剪刀藏起来,有的扔掉了,到处都是剪的枝子,破坏特别厉害,这样的剪刀好多,还有比这大的。

  林业公安人员:去年光采摘的新鲜的,就收到一百多,一百二、三,就这个新鲜的,他怕弄不及,就把枝剪下来,然后一个人坐那儿专门弄。

  大量疯狂采摘,不但对野生枸杞的植株造成了巨大破坏,牧民的草场也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采摘者和牧民间的冲突逐步升级。有的牧民曾经阻止过采摘者进入草场,帐篷被采摘者划开了大口子。而牧民达尔吉家的羊群则因为误食了采摘者留下的塑料袋,去年一年死亡了50多只。

  达尔吉:他那个白色垃圾弄得太多了。羊不跟人一样,吃什么不吃什么,它也不知道,死的也太多。塑料袋堵到食道里面,胃的口口堵了,然后就死了。还有踩那些草,全部踩得平平的,羊也没法吃,我们收入减少了,羊吃草,草全部踩完了,吃什么。

  黑枸杞的疯狂采摘以及越发突出的社会矛盾,使得格尔木林业、农牧等相关单位不断加强对野生黑枸杞采摘的监控和打击力度,但格尔木辽阔的地域给监管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格尔木草原站副站长苏以乐和郭勒木德镇副镇长纳森,整个采摘季的主要工作就和采摘者玩“猫鼠游戏”。

  苏以乐:最长的是这边,格尔木到我们这边260多公里。往东是七八十公里。

  现在咱们的管护人员跟采摘黑枸杞的人,其实也是一边管,我们一边走,他们一边回来,这是一种猫鼠游戏。

  纳森:对。没错,路太多,随便哪里都能进啊,骑摩托的人,全是平地,哪个地方都进去了。

  苏以乐:管不住啊,堵不住啊。拿剪刀剪得厉害。

  纳森:赶也赶不走,我赶了,过来了,他又进来了,弄不住。几个大路口上堵了,到处绕着都进来,还是进来。

  除了地域辽阔带来的监管困难,国家立法的空白也让黑枸杞的保护者无力施展。

编辑:

本文网址:http://mrkbao.com/xwzx/2320.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每日健康报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每日健康报的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