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下的中医药新观察】仝小林院士:建立新冠肺炎康复体系中医药大有可为

稿源: 健康 编辑: 时间:2020-06-03

导读:本文是由网友投稿,经过发布关于'【全球疫情下的中医药新观察】仝小林院士:建立新冠肺炎康复体系中医药大有可为'的内容

图集

  新华网北京5月15日电(宫晓倩)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中医药彰显了特色优势,贡献了重要力量。中医理论如何贯穿这次新冠肺炎防治全过程?怎样促进新冠肺炎患者全面康复?未来应该如何发挥中医药优势,完善我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管理体系?近日,新华网“全球疫情下的中医药新观察”系列访谈连线中央指导组专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院士,就上述问题进行了解答。

中央指导组专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

  中医三大理论贯穿新冠肺炎防治全过程

  新华网:您和其他专家共同制定和修订从第三版到第七版的诊疗方案,包括主持制定了恢复期的治疗方案。您是如何从宏观层面整体把握诊疗方向的?

  仝小林:在制定方案的早期,我们充分地听取湖北省当地专家的意见,形成了初步的诊疗方案。随着对疫病问题的深入认识,全国各地不断涌现很多有效经验,我们充分听取专家组、国医大师、后方院士、专家的意见,最终形成了第七版诊疗方案。

  我们制定方案时认准两点:一是有效,二是包容。

  在有效性方面,我们希望第一时间能把患者的病看好,所以方案中没有设定很繁杂的说明,什么证型配什么方子,什么方子配多少剂量,清楚明了地直接指导实践,大家拿来就可以用。

  在包容性方面,中医讲“三因制宜”,治疗疾病要因时、因地、因人选择适宜的治疗方法,因此我们当时研究了全国各地几十个方案,汲取各地很多有效经验,例如广东的“肺炎1号方”,随着实践增多,不断地去修订,形成了最终切合实际的方案。

仝小林院士(左二)在武汉市第一医院为患者把脉

  新华网:中医理论如何贯穿这次新冠肺炎预防、救治和康复全过程?

  仝小林:中医理念有三个层面:“未病先防”“已病防变”“瘥后防复”,这三个层面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全过程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第一是“未病先防”。在疾病的早期,我们从社区出发,针对大量居家隔离的疑似患者以及有发热症状的人群大范围地发放中药,减轻症状,确诊率断崖式下降,起到很好的预防作用。

  第二是“已病防变”。对于已经确诊的患者,通过服用中药防止轻型、普通型转为重型,并且降低重型、危重型死亡率。我们在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服用中药汤药组的死亡风险下降87.7%。同时在武汉市第三医院的另一项研究也显示,使用中药汤药组的死亡风险下降85.5%。在新冠肺炎“已病防变”方面,中药非常具有说服力。

  第三是“瘥后防复”。所谓瘥后防复就是指除邪务尽,防止疾病复发。我们针对武汉市第一批出院进入康复驿站的患者进行研究,发现中药干预组复阳率约为2.77%,而没有干预组的复阳率为15.79%,所以在“瘥后防复”方面,中药也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推动康复协作网发展 探索康复治疗经验

  新华网:新冠肺炎患者康复期的治疗重点是什么?后期将如何通力协作促进新冠肺炎患者全面康复?

  仝小林:许多新冠肺炎患者,尤其是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在出院时尽管核酸检测阴性,很多人还是会有部分机体损伤,这可能涉及肺、胃、消化道、呼吸道甚至肾脏、心脏等。如何使他们全面康复?这就需要整合医疗资源,建立系统的康复服务体系,这其中中医药大有可为。我们发现,在康复治疗过程中,通过中药汤剂、艾灸、针刺、八段锦等多种中医手段干预,患者症状明显好转。

  在我们的指导和推动下,湖北省中医院挂牌开设全国第一家新冠肺炎康复门诊,并成立了全国新冠肺炎康复协作网络。目前,该协作网得到了全国数十家医疗机构的积极响应,其中包括多家基层医院。在康复门诊内可能会有涉及肺功能、心理、饮食指导、体育疗法锻炼等多方面专家共同参与,这就形成了全流程、多层级、多手段、广范围的网络体系。未来,协作网内的医疗机构不仅可以为康复患者有计划地进行服务,而且可以根据研究目标培训医生,发展康复医疗队伍。例如我们会组织专家专门研究恢复期的患者片子,形成诊断标准,然后进行医生培训,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同时,我们正在做患者康复期治疗相关研究,包括针对康复期心悸心慌、出汗失眠等症状的研究,以及肺功能损伤、肺纤维化等器康复期质性病变的研究。这些研究都需要一个过程,相信很快就有相当一部分成果展现出来。

仝小林院士在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病房

  健全法律法规 完善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管理体系

  新华网: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点暴发并且持续扩散。为了更好地将“中国方案”中的中医药经验介绍给世界,您做了哪些工作?目前还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仝小林:从2月中旬开始,我们便跟随红十字会对伊拉克、伊朗、意大利等多个国家进行国际援助,通过网络与多个国家沟通。同时积极与各国中医药学会联系,推广中医药治疗方法,指导国外中医师迅速掌握疾病诊断治疗要点。目前,这些工作我们一直在持续进行着。

  虽然与国外的沟通不间断,但是目前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例如由于各国法律限制,很多中药进入到海外市场仍有一定的难度,国外中医师手中缺少了“武器”,很难将中医药应用下来。另外,国外大多是西医院,一些中医师还很难进入到医院去治疗,他们只能治疗自己周边的人群或者通过网上进行预防咨询,在此方面还是有一定的限制。

  新华网:您曾说过,要重新衡量中医在未来医学体系中的位置,对此如何理解?

  仝小林:时代的需求推动整个医学的发展。随着老龄化时代的到来,慢性病发病率逐年升高,伴随而来的并发症不断显现。同时,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改善,肥胖、糖尿病、高尿酸血症等代谢性疾病不断涌现,这都是社会重大问题。

  无论是慢性病还是代谢性疾病,都涉及身体多系统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发挥中医药优势,运营中医思维,将中医整体观融入到疾病的治疗过程中。从时代的需求来看,未来中医一定会发挥很好的作用,应用前景也一定十分广阔。

  新华网:与传染病斗争推动了中医学快速发展,未来应该如何发挥中医药优势,完善我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管理体系?

  仝小林:第一,我认为应该建立健全中医药参与公共卫生事件的法律规定。

  第二,应该在各地疾控部门里安排中医药临床专家,有新发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中医药工作者可以第一时间参与其中,更快地认识疾病,第一时间介入治疗。

  第三,加大国家传染病防控体系建设投资力度,建立更多的传染病中医药研究机构,培养相应人才,这样“战时”到来,可以提供更多整体素质高、业务水平强的专业队伍。

编辑:

本文网址:http://mrkbao.com/jkkp/2411.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每日健康报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每日健康报的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