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治愈被污名的“坦白者”?

稿源: 安全教育(mrkbao.com) 编辑: 时间:2020-05-22

导读:本文是由网友投稿,经过发布关于'谁来治愈被污名的“坦白者”?'的内容

全文2800余字,读完约需6分钟

病毒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为了获得安全感,人们很自然地会保持人际距离,而拒斥那些在他们看来危险、可疑的人物。结果是,随着新冠肺炎的康复者、隔离者回归社会,相应的歧视在各地层出不穷,有些人出现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可说是这场疫情中最深、最隐蔽的次生灾害。

新冠疫情是一场全面的危机,它冲击着社会的方方面面,其中一个方面所受到的冲击相当隐蔽而深远,那就是社会伦理和人际信任。

由于新冠肺炎非常难以检测,这就在无形中造成了一种人人自危的社会心态。最近备受关注的无症状感染者,则几乎意味着每个“他人”都有嫌疑了。这类情况降低了人们的安全感,势必会动摇原有的社会关系。

▌身边的嫌疑人

武汉已经出现了一家人反目成仇的伦理悲剧。网上流传着一段视频:老人解除隔离回家,但家人不让他进门,吼叫着要社区拿出证明来。

这乍看是家人无情,却也是很多人家的实情:居住局促,很难实施一人一间的居家隔离;与此同时,武汉当时出现过出院回家、已过14天隔离期的病人,又被医院重新收治的情况。我一位武汉朋友不无心酸地说:“某种程度上,我们这种全家同时感染的,可能还是件幸运的事。方舱的治疗要把家庭打破重组。我们家的‘小方舱’在颠沛流离中还相对保持了完整,真是万幸。”疫情以想像不到的方式,在深层次上冲击了原有的家庭伦理。

病毒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为了获得安全感,人们很自然地会保持人际距离,而拒斥那些在他们看来危险、可疑的人物。结果是,随着新冠肺炎的康复者、隔离者回归社会,相应的歧视在各地层出不穷,有些人出现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可说是这场疫情中最深、最隐蔽的次生灾害。

一个人感染新冠,往往是非常偶然的原因,几乎与其个人道德无关,但在感染之后,他们的处境却和麻风病人一样,被视为“灾星”。3月初上海“新闻坊”就曾报道,全市294例治愈者中,很多人感到焦虑彷徨,不仅遭到周围人的排斥,更可怕的还有网络上的隐私侵犯。患者严先生治愈后,人还没到家,邻居就把他的所有信息公布在微博上,还宣称自己是“正义”的;这也罢了,随后还有人骂他是妖怪,也有人想把他们一家赶出小区,最后甚至造谣说他老婆是湖北人,“还办了满月酒,请了很多武汉人!”他的家人对记者说:“你是我这段日子以来,唯一肯这么接近我的人。”

这不单是中国人反应过度,在一向重视礼节的日本,日前也爆出类似的事:福岛县私立郡山女子大学,有一位70多岁的女教授被确诊新冠阳性,结果全校教职工受到了各种歧视。大学教职工的孩子们被托儿所拒收,有的教职工的配偶被公司禁止出勤,连大学的附属高中都收到了100多个骚扰电话,有学生仅仅因为穿着该校校服,就被人当面指着骂“病毒、病毒”。

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在3月公布了疫情期间首个大型精神卫生调查,结果显示:新冠肺炎对许多人造成心理创伤,其中有35%受访者情绪应激反应明显,5.14%遇到严重的心理困扰,还引发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如恐慌、焦虑、抑郁和精神分裂等。不难设想,这种激烈反应不会只是“自己消化”,势必也引发人际关系紧张。

▌歧视的共振

武汉音乐广播电台主播郝丹在1月26日感染新冠入院后被成功救治,他在网上开直播传递正能量,对抗社会歧视。然而,当2月28日央视焦点访谈将他的事迹播出后,他所在小群的微信群就炸开了锅。虽然住在一个小区,但此前很多人并未得到他确诊、治愈和隔离的公示信息,因而质疑、指责他“瞒报”,下楼时有邻居当面斥责他:“你怎么还住在我们小区啊?”——此时郝丹已出院19天,也复查无事,为何不能住在自己家里?

在屡遭邻居敌视后,他陷入了抑郁,发现自己几乎符合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所有症状,甚至觉得比住院时还难受。在他看来,这种心理创伤与新冠肺炎不无相似之处:没有疫苗,也没有特效药,需要依靠身体抵抗力和强大的内心来战胜。

问题还有更复杂的一面:郝丹出院的时候,还没有集中隔离14天加居家隔离14天的规定,但由于新规出台,他出院后直接居家隔离就变成“蓄意”了。这么一来,他出院后居家隔离19天出门,就一下子变成了违规行为。某种程度上,这就像武汉封城离开的人后来被看成恶意出逃一样。对于个人来说,厘清每一步都很重要,但是对其他人来说,细节丝毫无关,“现在你违规了”就足够了。

编辑:

本文网址:http://mrkbao.com/aqjy/2158.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每日健康报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每日健康报的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